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张田欣落马调查贱卖千亿锡矿背后的利益链谜

2018-11-05 21:36:28

张田欣落马调查:“贱卖”千亿锡矿背后的利益链谜团

SMM讯:7月16日,中纪委监察部发布消息:日前,中共中央纪委对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

经查,张田欣失职渎职造成国有资产损失;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私利,其行为构成严重违纪。经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张田欣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收缴其违纪所得。

此前的7月11日,中央决定免去张田欣中共云南省委常委、委员职务。次日,云南省委决定,免去张田欣中共昆明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张田欣因何落马众说纷纭,但直接原因则与云南省文山州马关县都龙锡矿的改制有关。

去年6月,都龙锡矿多位老职工前往北京,找到中纪委相关工作人员反映情况,都龙锡矿改制过程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引起工作人员重视,后者要求这些老职工详细说说这块。

当年11月,中央第五巡视组进驻云南,随后派出工作人员前往文山,一位原文山州正厅级官员曾被问话。这位官员对经济观察透露,问话的内容即包括张田欣在担任文山州州委书记时力推都龙锡矿改制一事。

这位官员的说法,得到两位云南省正厅级退休官员的佐证。

都龙锡矿原为国企,在2003年进行的改制当中,这一价值数千亿的全球第四大锡矿被一家地产公司以1900余万元控制。不仅如此,多个自然人和企业法人均分食了这块蛋糕。

据可靠信源,随着张田欣的落马,已有四位深涉都龙锡矿改制的股东、高管被采取强制措施,而他们背后的利益链却仍笼罩在一团迷雾当中。

贱卖千亿矿产

文山州马关县都龙锡矿地处中越边界,距离越南仅百余公里。这里是多金属共生并可综合回收9种金属的矿区,目前有铜街、曼家寨等四个矿段。其中锡、锌、铟的储量均为超大型,锡矿含量位列全球第四,锌矿含量位列云南第二,铟矿含量为全球,约占30%。

据《云南》2008年12月30日的报道,在文山马关都龙锡矿,云南省有色地质局用花岗岩边缘成矿理论,成功探获锌、锡、铟等多金属矿80多万吨,潜在经济价值上千亿元,且外围深部仍有找矿潜力。

这只是冰山一角。曾在都龙锡矿任职副总工程师的杜锡(化名)介绍,此前都龙锡矿探获得金属矿达到277.9多万吨,潜在价值近四千亿元。还有一个例子,都龙锡矿曼家寨矿段,仅在上世纪90年代初探获的矿藏,在当时就价值一千多亿元。除了曼家寨,都龙锡矿还有已经开发的铜街矿段和一个未开发的矿段。杜锡说。

新世纪伊始,全国国有企业改制潮风起,都龙锡矿也不例外。

2003年3月,按照国家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要求,这家始创于1958年的原国有企业进行两非改制,挂牌成立云南文山都龙锌锡有限公司。

《文山州都龙锡矿改制方案》显示,经文山安信会计师事务所综合评估,都龙锡矿总资产17760.17万元,负债总额12985.47万元,企业净资产4774.47万元。

4774.47万元的净资产之所以与价值数千亿的矿产股价差距甚远,与改制时的资产评估方式有莫大关系。

原都龙锡矿副矿长徐安华在2004年1月的一份公开情况通报中表示,都龙锡矿改制时时仅评估了地面资产,即三个选矿厂、一个冶炼厂、一个矿石原料供应公司、一个自备电站等等。

《文山州都龙锡矿改制方案》进一步写道,原划定给都龙锡矿厂的国营矿区资源,由改制后的云南文山都龙锌锡有限公司继续管理和开发,并按照国家现行对国有企业使用资源的有关规定交纳税费。

这种表述没有提到云南文山都龙锌锡有限公司对都龙锡矿的矿产资源是有偿使用,再加上此前改制时只评估地面资产的做法,那就意味着他们无偿获取了价值数千亿的地下矿产资源。杜锡说。

2003年2月26日,文山州政府办公室下发文政办复(2003)1号文件,正式批复都龙锡矿改制方案。

一位已退休的文山州主要领导透露,时任文山州委书记的张田欣力推此事,但遭到时任文山州长宋嘉林(现任云南省工信委副主任)的反对,后者拒绝在该矿改制的政府文件上签字,两人关系因此恶化。在2005年的一次州委理论学习中心组会议上,张田欣还不点名地批评了宋嘉林,说他向上面举报自己。这位主要领导说。

经济观察近日与宋嘉林取得联系,后者在中回应道:(都龙锡矿改制)都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了,我没有反对过,没有反对。随即,他便以正陪省长在外考察为由挂断。

谁在瓜分蛋糕

《文山州都龙锡矿改制方案》要求,终止文山州都龙锡矿国有企业法人资格,同时终止原国有企业职工身份,在此基础上由文山州锡矿职工持股会和其他法人发起组建云南文山都龙锌锡有限公司,新企业的股权结构为:文山都龙锡矿职工持股会出资1764万元,占42%;昆明集成房地产有限公司出资1932万元,占46%;文山腾强实业有限公司出资210万元,占5%;经营者出资294万元,占7%。

昆明集成房地产有限公司仅以1932万元的出资额,控制了价值数千亿元的都龙锡矿。

昆明集成房地产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蒋政江。

蒋政江之前当兵,转业后在云南省计委任职,后来下海经商。这位知情人士透露,蒋政江依靠房地产业务起家,之前在锡矿领域毫无从业经验。

一位熟稔都龙锡矿改制的知情人士透露,蒋政江系湖南省永州人,他的一个异姓兄长在都龙锡矿改制期间任职云南省委常委。不过,这一消息未获进一步证实。

紧随蒋政江,更多有背景的人入股都龙锡矿。

2004年7月,云南省经贸委发文进行锡行业整合,云南锡业集团以840万元获取20%的股份。除此之外,云南华联投资有限公司以294万元获取7%的股份。云南文山都龙锌锡有限公司后重组成立了云南华联锌铟股份有限公司。

截至2007年12月,云南华联锌铟股份有限公司两次增资扩股,彼时的总股本由原来的4200万元变为2.8亿元,其中昆明集成房地产有限公司持股41%,文山腾强实业有限公司持股4%,云南锡业持股20%,云南华联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持股7%,徐安华持股7%,马永泽持股4%,其余17%的股份仅有少量仍为文山都龙锡矿职工持股会和经营者股持有。

杜锡一份提交给中纪委的举报材料佐证了这一股权变化,原来都龙锡矿职工持股会和经营者股在改制时共持有股份49%,截至2008年之前减持为8%,其他41%分别被马应喜、徐安华、蒋政江、马永泽等人以每股1元到5元不等强行收购。

与蒋政江一样,马应喜、马永泽等人同样被指背景深厚。

经济观察获悉,云南华联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即为马应喜,文山腾强实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则是马永泽,两人为族亲。

马应喜与张田欣关系密切在文山州官商两届几乎人尽皆知。他原来就是小学毕业,后来在张田欣的关照下,在文山州委党校混了个研究生学历。一位对文山州锡矿行业颇为了解的从业人士透露,马应喜母亲生病时,张田欣曾亲自坐着吉普车前去探望。

徐安华是否拥有政界资源暂未可知,他在都龙锡矿改制前任该矿矿长助理,后长期担任改制后公司的总经理。

来自马关县政府官的一则显示,云南华联锌铟股份有限公司的资产总额由2002年的1.77亿元,发展到2007年的26.33亿元,年平均增长率71.47%。

套现退出

2010年11月,云南省政府再次进锡业整合,云南锡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取得云南华联锌铟股份有限公司42%股份。至此,云锡集团和云锡集团(控股)合并持有华联锌铟62%股份。

截至目前,云南华联锌铟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为云南锡业实际控股62%,马永泽以及公司文山腾强持股8%,陈伟持股3%,马应喜持股10.79%,博信优质(天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持股15%,马关汇丰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21%。

蒋政江以及公司和徐安华均套现退出,代表职工利益的文山都龙锡矿职工持股会和经营者股也已不再是公司股东。

针对这次收购,此前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说法称,彼时云南锡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收购云南华联锌铟股份有限公司共花费12亿元,云锡控股之前,有人大肆收购股份,转手卖给云锡集团,大赚一笔。

而云南锡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一直未公布具体收购金额。

都龙锡矿老职工曾要求云南华联锌铟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曹元庆公布云南锡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42%股份中的股权结构,未获正面回应。

2007年,张田欣上调云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后担任昆明市委书记,而那些老职工们却已上访十年。

根据当初的《文山州都龙锡矿改制方案》,改制后的公司将成立文山都龙锌锡后勤服务管理中心(以下统称后勤中心),负责服务离退休公司,并从新公司净利润中提取10%的红利,用于改制时离退休职工的生活补贴、医药费和后勤中心的运转等。

然而,云南华联锌铟股份有限公司并未兑现提取10%红利的承诺,只是每年补偿200万元。

时至今日,老职工们的全力抗争已经取得部分成果,其中不仅仅张田欣的落马。据接近当地政法机关的知情人士透露,马应喜、马永泽、徐安华和李天荣(原云南华联锌铟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等人都已被有关部门采取强制措施。

(经济观察杜远对本文亦有贡献)

污水池堵漏
兰州电线电缆
景观石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